丝瓜视频详情

“苏小姐你说的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司徒颂辉站起身来,他个子高大,脸上的情绪显得有些紧绷绷的,不苟言笑的样子,看上去非常专业和值得信赖。

他走向台上,接过话筒,说道:“苏小姐,身为一名合格的鉴定师,我觉得你的话,实在是对我,以及对大众的冒犯。古玩拍品,是一件考验眼光和运气的事情,只有合格的玩家,带有一些气运的玩家,才能够遇得到他真正的好东西。像你这样的态度和挑剔的情绪,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气运的。但是既然苏小姐花了钱,我们也不便让你放弃,只是还是要劝告苏小姐,对自己不懂的行业,请保持一些敬畏之心。”

台下的人都点头称是。

苏贝微微一笑,不卑不亢说道:“是吗?其实我就是太小白了,所以对这个行业不懂,才会发出一些疑问。既然司徒先生解释了,我也只好接受了。”

见她被自己说服,司徒颂辉轻哼了一声,完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不过……”苏贝话锋一转,说道,“司徒先生,我已经竞拍成功了这宝瓶,我想当场敲碎了这宝瓶看看真假,你没意见吧?”

“你!”司徒颂辉非常恼怒,“这是珍贵的藏品,你想打碎,是什么意思?你还有没有一点对藏品最基本的敬畏和爱护?”

“我只是想,如果这个是真的,那也是我花钱买的,碎了就碎了,千金难买我高兴嘛。但是如果这是假的,那么司徒先生是不是就要赔偿我的损失,而且不能收我这一亿呢?”苏贝的语气里带着些委屈,实在是有些胡搅蛮缠。

但是她说的话,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

台下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是真是假,也不会影响到自己,就有人开始响应:“我觉得苏贝的话倒是也有一定的道理,不如答应她吧?反正司徒先生也可以担保这是真的,到时候损失的也是苏贝的钱。”

司徒颂辉怒道:“这宝瓶是人类共有的财富,也是大家都珍爱的东西,虽然苏贝花钱买下了她,可是却没有资格去砸碎人类精神文明的财富!”

有人开始点头:“司徒说得对啊,就算苏贝花了钱,那也不能将这好好的藏品说砸就砸了。”

日常甜美风梦幻美女在外游玩写真

“苏贝实在是胡搅蛮缠啊。哪儿能够真砸?”

“看来司徒先生这是不敢了?我真是合理怀疑,你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假的,是你做的赝品,随便编个故事来糊弄人。”苏贝语气淡淡,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有一种令人难以忽视的气势。

司徒颂辉被激,生气说道:“苏小姐,你这到底是来拍卖的,还是来砸我场子的?我有理由相信你是来捣乱的,所以,现在我有权利将你请出去!”

“将我请出去,就能够欲盖弥彰了吗?我不过是合理质问,就要被赶出去,以后你们的拍卖场,谁还敢进来?”苏贝反问。

她的话确实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苏贝说得没错,花了钱,是有点权利的吧。换我我也需要验明真伪,才能够相信啊。”

“苏贝是有一定的道理。”

唐悦听到这些话,站起身来说道:“司徒,让她砸宝瓶验吧。但是苏贝,我们也先说好了,如果是假的,我们一概奉陪,如果是真的……这后果也就得你自己兜着。”

“当然了。”苏贝微笑着挑唇,胜券在握。

唐悦给司徒颂辉递了个眼色,司徒颂辉马上了然于心,这里的古玩真假,自然是由自己说了算的,另外到场的几位鉴宝专家,也是自己的朋友,当然是站在自己一边的。

何况古玩这种东西,谁都很难确定说真说假,苏贝没有足够的理由,岂能够辨别?到时候真假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唐悦朝着大家笑着说道:“各位,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看了笑话。这本来其实是我们的家事,没有想到闹到这个地方来了,给各位添了麻烦了。都怪我没有处理好家务事,一会儿还请大家稍事休息,喝点茶,吃点点心,也是我的小小心意。”

她将这件事情定性为自己的家事,自然也就是让大家觉得苏贝在这里无理取闹,是因为被赶出唐家的事情,让大家先一步对苏贝升起不良的印象。

随着她的话,身穿旗袍的漂亮服务员也鱼贯而入,端来了各种各样的茶品,摆放在众人面前。

然后,那个只在屏幕上出现的双龙戏珠缠枝双耳宝瓶被推了出来,放在锁好的防弹玻璃柜当中,隔着玻璃,也能够看得出其不凡的气势和独特的造型工艺,历经千年风霜,其色彩不仅没有颓败,反倒更添醇厚。

台下第一排坐着的是专家,望着这个宝瓶,都流露出了迷恋和羡慕之情。

唐悦抬高了下巴,目光当中流露出了万分的不舍,声音中是暗暗的叹息,说道:“这样的藏品,我本不愿出任何差错,也不愿意让它有任何蒙尘,但是,现在面临着苏贝的种种质疑,我们也不得不选择来证明自己。宁为玉碎不为瓦,我相信,这宝瓶如果有灵,也能够理解我的一片苦心。”

众人也不由低声惋惜,如果真的是砸碎了的话,这可如何是好?

但是既然唐悦和苏贝都没有意见,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拍卖官将手中的拍卖槌递到了苏贝的手中。

双龙戏珠缠枝双耳宝瓶也被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从防弹玻璃柜当中取出,摆放在了苏贝的面前。

众人等待着苏贝,看她还会再说些什么。

然而,她一个字都没说,举起手来,白皙的手腕重重落下,干脆利落地砸碎了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宝瓶。

一阵清脆的脆响哗啦啦地传出来。

“咦”台下众人都心疼地齐齐出声。

苏贝一双笑眸里,是浅浅的笑意,她淡淡说道:“那么司徒先生是还要验一下真假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