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懂你更多

当天夜里,哈罗左森之身拜访首领之家,此行他只为和留里克谈谈。;r /

;r /

“哈哈?你跟我谈谈盖房子的事?好啊。”留里克很欢迎哈罗左森来。;r /

;r /

在那之前,留里克已经告诉母亲,乃至媳妇未回暂时客居自家的堂兄阿里克,关于自己要建造新的首领之家这件事。尼雅和阿里克不太明白,难道木地板和所谓的床真的那么美妙吗?也许就是很美妙的。;r /

;r /

留里克手舞足蹈做了一番介绍,他不能保证自己的母亲真的对睡在木床上充满期待。;r /

;r /

既然哈罗左森来访,那就好好说说。;r /

;r /

听了留里克介绍半天,哈罗左森摇摇头“对不起,我听得不太明白。不过既然你说新房子住着很舒服,那就一定是舒服的。”;r /

;r /

调皮妹妹玲珑曲线身材青春活力照

“至少比现在强很多。”留里克有些遗憾的强调,“大叔,我觉得咱们睡在地上的日子应该永远的终结掉。那些诺夫哥罗德虽然比较蠢,他们对住宅可是有些讲究。我现在的房子就是模仿他们的,我觉得这非常适合模仿。大叔,我看你也盖一个新房子,你知道的,我们的部族里还有不少年纪大却有手艺的闲人。”;r /

;r /

“新房子?这……也许我真的需要考虑一下。”;r /

;r /

太阳完落山了,实则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完。大家都数着日子,距离那个“最长的白天”越来越近,故而黑夜时间已经非常短暂。;r /

;r /

从首领家回来,哈罗左森又开始得到他两个最近姬妾的侍奉,唯有发妻一直摆着个臭脸。;r /

;r /

倒是卡努夫,他一介真正的小屁孩,丝毫无所谓的和自己的两个几近同龄的小女仆玩耍起来。毕竟他们彼此都是孩子,而今这三个孩子也都凑在一个窝棚里睡着。;r /

;r /

这一幕,哈罗左森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因为,这个男人巴不得这三个小孩快点长大,自己也好在寿命到头前抱上孙子。;r /

;r /

瞧瞧这一大家子,现在的房子已经太小了!;r /

;r /

难道还要继续下去?;r /

;r /

虽说哈罗左森觉得留里克模仿诺夫哥罗德人盖房子的举动有些奇怪,他也不觉得木地板是什么高明的设施。;r /

;r /

留里克就是在请人建筑新的房子,哈罗左森也受了启发。;r /

;r /

终归自己因为战利品变得富裕,是该把自家的老宅子翻修一番,或是拆了盖新的。;r /

;r /

想来想去,哈罗左森觉得还是盖新房更靠谱。;r /

;r /

罗斯堡的地界固然愈发的拮据,拮据是指的那些普通族人。自己的身份地位能一样吗?还有住在这一带的族人,身份明显更高级。大家都是住在首领之家附近的部族高贵人士啊!;r /

;r /

所以这一带还有不少比价平坦的荒地,它们完不适合种洋葱,每年只有温暖期长些杂草就不过如此了。花钱请闲人,开发荒地盖更大更宽敞的长屋,可行吗?;r /

;r /

当然可以。;r /

;r /

结果到了第二天,哈罗左森也开始行动了。他自己招募了一批有建筑经验的闲人,也包括他自己,二十多人居然进入山丘上砍树,只为制作新屋的建材。;r /

;r /

留里克的确是是首开纪录,哈罗左森则是第一个效仿者,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更多的族人开始效仿他们。那些兜里有钱的得胜归来的人们,他们最次也是翻修自己家,一些荒地也开始被强行开发盖新的长屋。;r /

;r /

就是还没有人来模仿留里克。;r /

;r /

“也许,只有他们真的觉得睡在床上比睡在地上舒服,整个部族都会逐渐把老房子拆了,住进有木地板的长屋。”留里克这么想着,他还需忙乎许多事。;r /

;r /

例如新的长屋落成了,剩下来还需增添生活器具,尤其是重要的床铺用品。那些仆人将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自然就不能在睡眠住宿问题上亏待他们。要有兽皮做的的褥子和被子,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以防止仆人冻死在可能的饥寒中。;r /

;r /

他已经想好了,必须制作一批自己看得顺眼的被褥。例如兽皮做褥子,细麻布做床单,既然如此还不如麻布做被套,里面塞兽皮。;r /

;r /

他已经在脑子里勾勒出被子的面貌,来自另一个美好世界的亲切记忆又浮在脑海。;r /

;r /

单纯鞣制加工后的鹿皮,如今开来它不再那么昂贵。那些变得富裕的族人们拿了钱,更多的人比较理性的大规模购买生活用品。;r /

;r /

需求的存在,不仅推动渔获价格上涨,亦是推动皮货价格上涨。;r /

;r /

一些仍将皮货囤积在罗斯堡的商人,他们已经犯不着再把皮货拉到南方,去赚取那100或更多的利润,更不用担心长途运输承担的巨大风险。;r /

;r /

去年,皮革匠以一个银币的价格购买鹿皮,加工一番后,商人常以三个银币买两张。商人完可以把优质的鹿皮运到梅拉伦部族的大集市再高价卖掉。;r /

;r /

如今,他们面对现实的需求,纷纷把价格定在三银币一张再卖回给罗斯人。;r /

;r /

事到如今,这明显坑人的价格,那些依旧贫穷的家庭谓之遗憾,也无能为力。;r /

;r /

兜里有钱的年轻人并不介意支付高额银币再买些兽皮做成更多的衣服。时代的确不同了,以往自己的皮衣可能要穿十多年,而今制作一两件备用品,奢侈的梦想完能够实现。;r /

;r /

倘若能就地赚取高额利润,何必再千里迢迢往南方运输呢?;r /

;r /

而且,留里克根本想不到他自己也成了涨价的背后推手之一。;r /

;r /

两栋有木地板的长屋里目前设置了多达八十个床位,在可见的未来,新式长屋要继续建造。具有远方斯拉夫风格的长屋存在的目的就是作为仆人的宿舍,考虑到自己有一个远大的梦,在梦想逐步落实的过程中,至少得保证自己的左膀右臂们,有靠谱的床铺,足矣御寒的衣服和被褥。;r /

;r /

罗斯堡这地界,冬季往往遇到危险的极寒,如此寒冷还睡在地上,留里克不觉得族人是为了强健体魄故意为之。可能原因非常简单,他们还没有机会感受到真正床铺的舒适。;r /

;r /

部族里有着一大批四十岁以上妇女,她们对自己的未来通常有着忧虑。她们缺乏出海捕鱼的体力,更无法投入到作战中。她们需要倚靠丈夫和儿子,再制作一些手工品与织布来补贴家用。;r /

;r /

她们存在的唯一价值,仿佛就是给丈夫整顿内务,抚养家里的小孩。;r /

;r /

部族的男人们不认为这些妇女有多大的能力,恰是她们普遍懂得织布与裁缝,这些技能正是留里克迫切需要的。;r /

;r /

留里克以一张鹿皮三银币的价格买到手,哪怕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吃了亏,更知晓手里的鹿皮极大可能就是部族去年的缴获。;r /

;r /

这里也混入了一些牛皮,它的价格还要再高昂一些。;r /

;r /

各种大型牲畜的加工完善、可直接做衣服的皮货,留里克购买了多达二百张!二百张,一来凑个整,二来就是多加工一些已被不时之需。这一举动连他的母亲尼雅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又突发奇想,打算尝试做一番皮货商人。;r /

;r /

然而,尼雅获悉自己的儿子又购买了大量的麻布,更是通过那些专司煮鱼肉的妇女那里,招募到了跟多赋闲的女族人,交待给他们裁缝的任务。;r /

;r /

儿子的行为让她有些迷惑,接下来的事就更为迷惑了。;r /

;r /

因为,那些加工的很好的兽皮,儿子仍觉得不满意。;r /

;r /

一批部族的女人得到了儿子的雇佣,开始用刀子非常奢侈的切割起皮革,之后明显还有更多的工作好做。;r /

;r /

所有皮革被裁减成宽大的长方形,它的面积普遍可以完包裹住一个躺倒的成年男人。无论是牛皮还是鹿皮,它们将被包裹上一次麻布。妇女们用着自家的铁针或是青铜针,以麻线完成复杂的缝合。无异,糟糕的针要穿过厚实的皮革,着实考验妇女们的力气与毅力。;r /

;r /

不过,她们一想到只要完成一件的加工就能得到一个银币的好处,一想到留里克居然是这么慷慨的孩子,再是额头满是汗水,她们也要赚上一笔钱。;r /

;r /

留里克找到了四十个妇女做这件事,预计每人可在这份工作上挣的五个银币。;r /

;r /

但这笔钱绝对不好挣。;r /

;r /

留里克正在有现有的材料制作“棉被”。那些进口的亚麻布做成舒适的被罩,内部则是整张含有绒毛的皮革。它必将是沉重的,盖在身上也是真正的保暖,而它的外形的确酷似棉被。;r /

;r /

那些妇女们的工作让留里克有点失望,一张“皮革被”竟需要两天时间加工。;r /

;r /

他等了两天时间,到了儒略历六月六日下午,第一批被子终于开始交货。;r /

;r /

“新式的铺盖用品?难道还有比我家的熊皮更舒服的?”暂且无所事事的阿里克享受惬意的下午,愣是被留里克伸手试图往户外拉扯。;r /

;r /

“哥,你就不要多问了。再叫上几个兄弟,帮我搬东西。”;r /

;r /

“你又有什么突发奇想?你管那些东西叫被子吗?”;r /

;r /

留里克自顾自的使劲拽着堂兄有力的胳膊,而阿里克如同铁砣一动不动。;r /

;r /

这一幕,放牧完毕又归来的露米娅看着想笑,也有点想哭。她这几天已经开始学习祭司的礼仪,开始学习那些祈祷文,拜四个月前开始被留里克恶补卢恩字母和所谓的罗马字母,露米娅实际可以字形拼读那些刻在木板上的祈祷文。;r /

;r /

大祭司维利亚丝毫不觉得这丫头的学习能力的惊人,她觉得露米娅必须有这等水平。;r /

;r /

事实证明,留里克没看走眼,自己也是一样。末了,维利亚再感慨一个奥丁的智慧。;r /

;r /

露米娅要在晚餐后回到祭司长屋,当着维利亚的面朗读那些祈祷文,最终达到背诵的结果。;r /

;r /

暂且,她必须紧跟在主人留里克的身边听后差遣。;r /

;r /

至少阿里克被弟弟看起来很调皮的举动弄得咯咯直笑,这边亲昵的说“在你长大之前,是拉不动我的。留里克,你那个东西很好吗?给我一个,我就帮你。”;r /

;r /

“你……你欺负我年幼?好吧。你帮我去搬,我送你个宝贝。”;r /

;r /

“唉,这才对嘛。”;r /

;r /

阿里克麻溜爬起来,还轻而易举的招了十个同样暂且无所事事的同龄人。;r /

;r /

留里克则走在他们的面前,身旁是露米娅紧紧跟随。;r /

;r /

一支小小的队伍形成,看起来带头者就是队首的小孩留里克。;r /

;r /

队伍拐入普通族人居住的地方,某种意义这就是罗斯堡的“下城区”,是缺乏权势地位的族人聚居之地。他们是部族最贫穷的那些人,而今情况也发生了变化。因为劫掠战争的结束,一些人突然变得富裕,引得不少人遗憾自己错失发财机会。;r /

;r /

早知偷袭哥特兰人可以非常顺利,自己也跟着去了!;r /

;r /

阿里克看着弟弟走近一些简陋的民居,居然开始和满脸皱纹的妇女搭讪。;r /

;r /

那妇女说了几句话就满脸笑呵呵的钻入自己家,扛着一大堆麻布包一般的东西出来。瞧她们奋力的模样,阿里克估摸着灰白色的布包里一定有什么东西。;r /

;r /

正当阿里克有些犹豫之时,留里克热情呼唤“哥,你过来接过宝贝,我送给你了。”;r /

;r /

“宝贝?布包里面的?”;r /

;r /

当阿里克接过所谓的布包,方知它根本不是所谓的包囊。;r /

;r /

阿里克下意识的双手将其撑开,这些丝毫不需要任何的解释,他也懂得此物是一个酷似毯子的存在。感受其中的质感,他估计出,麻布内部是一整张皮革。;r /

;r /

他敏锐的注意到,毯子包裹着一层灰白色麻布,麻布之上有着颇为缜密的缝合线。此物确实不是一般的皮革毯子,它真的被制作的太方正了,一股占有它的强大渴望涌入阿里克的心头。他恨不得把此物作为今晚的铺盖。;r /

;r /

“阿里克,你再举高一点!”留里克大声说“别犹豫,你看这被子都掉到地上了。”;r /

;r /

“哦!我马上举起。”;r /

;r /

阿里克举起双臂,带动整个舒展的被子离地,留里克也彻底看清了它的貌。;r /

;r /

高而壮的阿里克确实将其举起,留里克能看到自己堂兄未被遮掩的半截小腿。;r /

;r /

“留里克,这个东西还挺沉的。”被子后的阿里克嘟囔。;r /

;r /

“沉就对了,本身鹿皮就不轻。你觉得用它当做铺盖怎样?”;r /

;r /

“也许很舒服。哦,谢谢你的礼物。”;r /

;r /

留里克亲自好生触摸一番,他也不得不感慨一个部族妇女的裁缝水平。既然如此,未来交待给她们更复杂一些的裁缝工作,她们理应也能完成。甚至,罗斯部族还能因此再开发出一个裁缝的产业。;r /

;r /

制作衣服,自古以来都算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没有缝纫机的时代,将上年纪的妇女组织起来合力制作衣服,本就是追求效率最大化的操作。;r /

;r /

至于缝纫机,那种老式的人力脚踏式缝纫机,留里克并不觉得它有多么的复杂。因为它就是一些异形齿轮结合而成的机构,使得不间断的穿针引线变得成为可能,加之又是用脚踏的力量,厚实的牛皮,针也变得容易穿透。;r /

;r /

暂时,制作缝纫机还是比较遥远的事。也许只有部族有了大规模的制衣需求了,把相关机器搞出来才变得真正又现实意义。;r /

;r /

按照留里克的要求,兄长阿里克将这被子几番对折,变得可以捧在手上。;r /

;r /

“留里克?接下来去哪儿?”;r /

;r /

“去下一家再拿一件。”说罢,留里克从腰间挂着的布包里,拿出一枚银币,放进那名妇女捧着的满是褶皱与老茧的手里。;r /

;r /

贫苦的劳作者,就是这样的手掌。;r /

;r /

如此仔细的看一双贫苦者的双手,一种怜悯的心又浮上自己心头。;r /

;r /

想想自己的母亲,母亲并不用为生活奔波,她平日做的最辛苦的事不过是切些肉干和煮些吃的,这能算辛苦?不。;r /

;r /

所以母亲的小拇指故意留了一节指甲,其目的可不就是体现自己与普通女人有所不同。;r /

;r /

留里克继续嘱咐“我很满意。材料都在你这里,继续给我做,我们一手价钱一手交货。”;r /

;r /

只见那妇女躬着身子一脸感激,满是鱼尾纹的眼角挤出几滴泪。;r /

;r /

女人保证道“哦,奥丁的孩子,谢谢你。剩下的我会做好,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会很好完成。”;r /

;r /

留里克听得出这女人说的是“奥丁的孩子”,看来对于她,一枚银币真的非常重要。;r /

;r /

可对于自己,银币已经太多了。;r /

;r /

再瞧瞧这偌大的罗斯堡吧!看看这一片简陋的房子,确实和自己家和附近的住房差别很大,简而言之就是更简陋。;r /

;r /

罗斯堡的贫富差距如此之大,那么就把钱施舍给一些贫穷的族人?;r /

;r /

那不行,授人以渔才是正解。透过这件事,留里克完明白,许多族人的贫穷可能仅仅因为他们已经丧失了年轻时的体力,不能大规模捕鱼和战斗,导致年纪大了生活水平暴跌。;r /

;r /

无论是男人女人,他们上了年纪后,倘若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曾不存在的但力所能及的劳作机会,他们付出劳动获得报酬,购买食物、衣物尽可能的活下去。啊,这样挺和谐的。;r /

;r /

而部族的生产力也将介于此有所提高。